第二十三章 委托合同

本章導言

本章是《民法典》第三編第二分編倉儲合同的規定,共18條。委托合同系各大陸法國家民法典中典型之有名合同。我國第一次民法典草案于“債篇分則”中規定“委任契約”一章,第三次民法典草案(征求意見稿)則將委托、信托、居間歸為一章。1999年《合同法》頒行后,委托合同作為獨立一章進行規定。本章基本沿襲合同法中的條文規定,僅就個別條文表述進行了修改和完善。本章主要內容包括委托合同的定義,委托合同的類型,委托人的費用預付及償還義務,委托人的介入權、撤銷權,受托人報告義務、親自處理委托事務義務、財產返還義務,委托人與受托人的連帶責任,貿易代理以及委托合同的終止等規定。

第九百一十九條  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約定,由受托人處理委托人事務的合同。

釋義

本條是關于委托合同的定義。

委托合同,又稱委任合同,是指雙方當事人約定一方委托他人處理事務,他人同意為其處理事務的協議。在委托合同關系中,委托他人處理事務的一方稱委托人,接受委托的一方稱受托人。

委托合同以委托人的委托意思表示與受托人接受委托的意思表示達成一致為其成立要件,委托合同自受托人承諾之時成立并生效。委托合同的標的為受托人處理委托事務之行為,其合同既可以口頭方式訂立,也可以書面等方式訂立。合同成立后,無論合同是否有償,委托人與受托人均受委托合同拘束。就委托人而言,其有向受托人預付處理委托事務費用的義務,合同約定報酬時,還應當履行支付受托人報酬的義務。就受托人而言,其有向委托人報告委托事務、親自處理委托事務、轉交委托事務所取得財產等義務。

就委托合同中“事務”的內容,應認為,只要能以法律行為做成的事務,委托人均可委托受托人辦理。但是,委托人所委托之事務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例如代為銷售、運輸、儲存毒品、淫穢物品等,或者身份行為等依其性質不能委托他人代理的事務,例如婚姻登記、遺囑等,不屬于可委托事務的內容。

第九百二十條  委托人可以特別委托受托人處理一項或者數項事務,也可以概括委托受托人處理一切事務。

釋義

本條是關于委托類型的規定。

受托人處理事務來自于委托人的授權,以委托人的授權范圍為標準,委托可劃分為特別委托和概括委托兩種基本類型。

特別委托是指受托人為委托人處理一項或者數項特定事務。特別委托在實踐中的常見情形有:(1)不動產出租、出售或者設定抵押權;(2)贈與;(3)和解,此處得委托進行的和解,既可以是民事實體內容的和解,也可以是民事訴訟法上的和解,以及破產法上的和解等類型;(4)訴訟;(5)仲裁。概括委托是指雙方當事人約定受托人為委托人處理一切事務的委托協議。

區分概括委托與特別委托的目的,旨在明確委托人與受托人的權利義務關系,防止因代理權或者其他授權不明確而引起非必要的糾紛。在發生糾紛時,也可基于特別委托中明確的代理權限而確定當事人之間的相互責任。

第九百二十一條  委托人應當預付處理委托事務的費用。受托人為處理委托事務墊付的必要費用,委托人應當償還該費用并支付利息。

釋義

本條是關于委托人預付費用與償還費用的規定。

委托合同中,受托人是為委托人利益處理事務,其合同標的僅為受托人處理事務之行為。因此,受托人對于處理事務中產生的費用并無望付之義務,不論委托合同有償或者無償,委托人均應對事務處理可能產生的費用進行預先支付。就委托人支付的預付費,在委托事務處理完后若有剩余,受托人應當返還給委托人。若當事人在委托合同中約定了報酬,且預付費用已經包含在報酬中的,委托人可不再履行預付費用的義務。

若受托人在處理事務中基于特定情事而預先墊付了必要費用,則其有權請求委托人償還。該必要費用一般包括出差旅費,相關物品的運輸費、倉儲費、檢驗費,交通費,郵費等。判斷受托人費用的支出是否必要,應采取客觀標準,并從以下三方面考察:第一,直接性原則,即支出的費用是否與所處理的事務存在直接關系;第二,有益性原則,即受托人費用的支出是否以使委托人收益為目的;第三,經濟性原則,即受托人支出的費用是否采取了適當且節約的方法。 受托人墊付了必要費用后,可以請求委托人償還。償還費用除包括費用本身外,還應包括自受托人墊付費用之日起所產生的利息。就該利息的利率計算,當事人之間若有約定的,從其約定,但不得高于法定利率;若沒有進行約定或約定不明的,則依照法定利率計算。

第九百二十二條  受托人應當按照委托人的指示處理委托事務。需要變更委托人指示的,應當經委托人同意;因情況緊急,難以和委托人取得聯系的,受托人應當妥善處理委托事務,但是事后應當將該情況及時報告委托人。

釋義

本條是關于受托人按照委托人指示處理委托事務的規定。

委托合同中受托人的主給付義務即是按照委托人的指示處理事務。受托人既接受委托人委托,自應審慎嚴格地按照委托人指示,并在委托人授權范圍內完成委托事務。原則上受托人不得變更委托人的指示。在處理委托事務過程中,若因客觀情況變化而導致須變更委托人指示時,應當經委托人同意后進行變更。

在特殊情形下,受托人得不按照委托人指示處理事務:第一,因情況緊急,需要立即采取新的措施;第二,因客觀原因,難以與委托人取得聯系;第三,變更指示的目的在于維護委托人的利益。上述情形中,受托人對委托人指示的變更并不構成對委托合同中義務的違反。

第九百二十三條  受托人應當親自處理委托事務。經委托人同意,受托人可以轉委托。轉委托經同意或者追認的,委托人可以就委托事務直接指示轉委托的第三人,受托人僅就第三人的選任及其對第三人的指示承擔責任。轉委托未經同意或者追認的,受托人應當對轉委托的第三人的行為承擔責任;但是,在緊急情況下受托人為了維護委托人的利益需要轉委托第三人的除外。

釋義

本條是關于委托人親自處理委托事務的規定。

受托人應當親自處理委托事務,蓋委托關系的成立,建立在委托人對受托人信任之基礎上。私法自治追求意思自治、責任自負,非在特定情形,為自己權益之實現,本無須假他人之手。換言之,委托人之所以將其自己事務托于受托人辦理,原因即在于委托人對受托人(而非他人)業務能力及行業信譽等之信任,而受托人的承諾中,也包含了以自身業務能力和行業信譽親自處理受托事務之意思。因此,委托合同一經成立生效,受托人不得擅自將自己受托之事務轉托他人處理,而應當親自處理委托事務。

當然,并非任何情形下受托人均不得將其受托事務轉委托他人處理。若轉委托已經取得委托人同意,或者雖事前未取得委托人同意,但在事后取得其追認的,應基于意思自治之基本原則,承認轉委托的效力。此時委托人僅就第三人的選任及其對第三人的指示承擔責任。若未經委托人同意或追認而轉委托的,受托人應當對轉委托的第三人的行為承擔責任。在緊急情況下,若不經轉委托可能致使委托合同目的不能實現,則為維護委托人的利益,允許受托人將事務委托第三人處理,受托人對第三人的行為不承擔責任。

第九百二十四條  受托人應當按照委托人的要求,報告委托事務的處理情況。委托合同終止時,受托人應當報告委托事務的結果。

釋義

本條是關于受托人報告義務的規定。

本條規定受托人在處理受托事務過程中,應當按照委托人的要求,報告委托事務的處理情況,以便使委托人能夠及時了解受托事務的處理進度。若委托合同中約定了明確的報告方式、報告時間的,受托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進行報告。若委托合同中沒有約定受托人的報告義務,但受托人認為有必要報告時,也有義務向委托人進行報告。

委托合同終止時,受托人應當將受托事務的處理情況向委托人進行報告,例如處理委托事務的始末、委托人預付費用的花銷情況等。受托人的報告可以是書面的也可以是口頭的,在委托人與受托人就事務處理情況產生糾紛時,受托人應當提交必要的書面材料和證明文件。

第九百二十五條  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在委托人的授權范圍內與第三人訂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的,該合同直接約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是,有確切證據證明該合同只約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

釋義

本條是關于受托人以自己名義與第三人訂立合同,第三人知道代理關系時合同約束對象的規定。

委托合同作為基礎法律關系,可以產生代理和行紀法律關系。前者中,代理人以被代理人名義從事法律行為,其行為效果歸屬于被代理人;后者中,行紀人以自己名義從事法律行為,行為效果直接歸屬于行紀人,行紀人與委托人按照行紀合同內容確定各自的權利義務。

依據本條,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在委托人的授權范圍內與第三人訂立合同的,若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的,該合同直接約束委托人和第三人。其中,第三人應當在訂立合同時就清楚知道委托人與受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若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并不知道受托人是委托人的代理人,而是事后知道,則不適用本條規定。此外,若受托人與第三人約定,或者依照交易習慣該合同只約束受托人與第三人的,如有確切證據證明,則該合同只約束受托人和第三人,不適用本條規定。此處的確切證據,系指該證據應當達到排除合理懷疑之證明標準的證據。

第九百二十六條  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與第三人訂立合同時,第三人不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的,受托人因第三人的原因對委托人不履行義務,受托人應當向委托人披露第三人,委托人因此可以行使受托人對第三人的權利。但是,第三人與受托人訂立合同時如果知道該委托人就不會訂立合同的除外。

受托人因委托人的原因對第三人不履行義務,受托人應當向第三人披露委托人,第三人因此可以選擇受托人或者委托人作為相對人主張其權利,但是第三人不得變更選定的相對人。

委托人行使受托人對第三人的權利的,第三人可以向委托人主張其對受托人的抗辯。第三人選定委托人作為其相對人的,委托人可以向第三人主張其對受托人的抗辯以及受托人對第三人的抗辯。

釋義

本條是關于委托人介入權、第三人選擇權的規定。

本條第1款是關于委托人介入權的規定。所謂委托人的介入權,是指在委托人介入原本是受托人與第三人的合同關系中,取代受托人合同地位的權利。本款中,委托人介入權的行使須滿足如下條件:首先,受托人系以自己的名義與第三人訂立合同,該合同不對委托人具有拘束力;其次,第三人不履行合同義務已經影響到委托人的利益,受托人向委托人披露第三人;再次,委托人行使介入權,其權利行使應通知受托人和第三人,此時,除非訂立合同時第三人若知道該委托人就不會與受托人訂立合同,此時委托人取代受托人合同地位,成為第三人在合同中的相對人;最后,因受托人的披露,委托人也可不行使介入權,此時仍然由受托人處理因第三人違約而產生的問題。

本條第2款規定了第三人的選擇權,即在受托人與第三人合同關系中,因委托人原因造成受托人不履行義務的,受托人應當向第三人披露委托人,此時第三人可以在受托人和委托人之間選擇一方作為違約責任的承擔主體。第三人的選擇權僅能行使一次,選定相對人后即不得更改。

不論委托人的介入權,還是第三人的選擇權,其權利的行使都會給另一方造成影響,有必要賦予相對方以相應的抗辯權利。因而,本條第3款規定,委托人行使受托人對第三人權利的,第三人可以向委托人主張其對受托人的抗辯。第三人選定委托人作為其相對人的,委托人可以向第三人主張其對受托人的抗辯以及受托人對第三人的抗辯。

第九百二十七條  受托人處理委托事務取得的財產,應當轉交給委托人。

釋義

本條是關于受托人轉交財產的規定。

本條規定,受托人應當將其在處理委托事務時取得的財產轉交給委托人。本條中的“財產”,既包括金錢、有體物,也包括金錢與有體物所生之孳息,也包括其他財產性權利,例如債權、知識產權等。

本條中雖僅規定了受托人的轉交財產義務,但應認為對于轉委托情形中的第三人,也應當依照本條規定,令其將處理委托事務取得的財產轉交于委托人。

第九百二十八條 受托人完成委托事務的,委托人應當按照約定向其支付報酬。

因不可歸責于受托人的事由,委托合同解除或者委托事務不能完成的,委托人應當向受托人支付相應的報酬。當事人另有約定的,按照其約定。

 

釋義

本條是關于受托人報酬請求權的規定。

在有償委托的情形,受托人完成委托事務后,有權請求委托人按照合同約定支付報酬。若合同本身并未約定報酬,但依據交易習慣或該委托事務的性質,應當由委托人給付報酬,受托人仍然享有請求委托人支付報酬的權利。

因不可歸責于受托人的事由,致使委托合同解除或者委托事務不能完成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方面:第一,因委托人原因,例如委托人有本法第562條規定的情形,受托人依法解除合同的;或者委托人拒絕墊付處理委托事務的必要費用致使事務無法進行的。第二,基于客觀原因,例如不可抗力、委托人死亡等,致使委托合同中止的。因不能歸責于受托人的事由而導致委托合同解除或者委托事務不能完成的,除非當事人之間另有約定,否則受托人仍然可以根據其處理委托事務時的實際情況以及事務自身性質等,請求委托人給付相應報酬。

第九百二十九條 有償的委托合同,因受托人的過錯造成委托人損失的,委托人可以請求賠償損失。無償的委托合同,因受托人的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委托人損失的,委托人可以請求賠償損失。

受托人超越權限造成委托人損失的,應當賠償損失。

 

釋義

本條是關于受托人過錯致使委托人損失時責任承擔的規定。

受托人因有過錯造成委托人損失時,根據委托合同系屬有償抑或無償,其責任承擔方式也有不同。在無償委托合同之情形,受托人僅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情形下,對其造成的委托人損失承相略償責任。在有償委托合同之情形,不區分受托人的過錯程度,換言之,只要要托人在處理委托事務時有過錯,就應當承擔因其過錯給委托人造成損失的賠償責任。

區分有償和無償的原因在于,相較于有德委托合同,無償委托中受托人并未因委托合同的成立而取得新的利益,因而在其注意義務的要求上,不應設定過高,故僅在受托人主觀上具有較高之可苛責性時,例如故意或者重大過失,才使其承擔賠償責任。但是本條第2款規定,在受托人超越權限給委托人造成損失的情形,不論委托合同是否有償,受托人均應當對委托人的損失進行賠償。

第九百三十條 受托人處理委托事務時,因不可歸責于自己的事由受到損失的,可以向委托人請求賠償損失。

釋義

本條是關于委托人對受托人損失承擔的規定。

本條旨在明確委托法律關系中委托人對受托人損失承擔的責任規則。在委托合同關系存續期間,因不可歸責于受托人的事由而致使其在處理委托事務時受有損失的,就該損失受托人可以請求委托人進行賠償。滿足本條規定的條件有三點:第一,須委托法律關系并未解除或終止;第二,損失須發生在受托人處理委托事務過程中;第三,損失的發生須因不可歸責于受托人之事由,例如,委托人在受托人無過錯情形下解除委托合同。

確定由委托人承擔受托人損失的原因在于,委托合同是受托人為委托人之利益處理事務,既然委托人最終享有事務處理的利益,則在利益實現過程中的相應風險亦應由其終局地承擔。因此,受托人在不具有可歸責性之前提下所發生的財產或人身損害,有權請求委托人進行賠償。

第九百三十一條 委托人經受托人同意,可以在受托人之外委托第三人處理委托事務。因此造成受托人損失的,受托人可以向委托人請求賠償損失。

釋義

本條是關于委托人委托第三人處理事務的規定。

委托合同的打立建立在雙方當事人相互信賴的基礎之上,尤其是無償委托的情形,委托人和受托人之同更是釋放出明顯的人身性特征。委托合同的信賴基礎要求受托人不得隨意將事務轉委托他人處理,同時也意味著,委托人在委托受托人之外的第三人處理事務時,也應征得受托人的同意。

若委托人轉委托第三人處理事務從而給受托人造成損失的,受托人可以向委托人請求賠償其相應的損失。

第九百三十二條  兩個以上的受托人共同處理委托事務的,對委托人承擔連帶責任。

釋義

本條是關于共同委托的規定。

共同委托,是指委托人委托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受托人就特定事務的處理共同享有代理權的情形。在共同委托的認定中,首先,若委托人為數人而受托人為一人的,并不成立共同委托;其次,數個受托人須共同行使代理權。所謂共同行使,是指在特定事務的處理上,只有經過全體受托人的共同同意,才可行使代理權。因此,委托人在受托人之外另行委托他人處理委托事務的,并不屬于本條中的共同委托之情形。

共同委托中,某一受托人在與其他受托人協商或者數個受托人共同協商后,單獨或者共同實施的事務處理行為,應被認為是全體受托人的共同行為。若該代理權行使對委托人造成損失的,應當由受托人共同對委托人承擔連帶責任。委托合同中,若當事人事先約定按份責任的,則各受托人依照約定的責任份額承擔責任。若合同中未約定按份責任,共同受托人中某一個或數個委托人未經全體同意而擅自行使代理權處理事務的,因此造成的損失仍然由共同委托人承擔連帶責任。

第九百三十三條 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隨時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造成對方損失的,除不可歸責于該當事人的事由外,無償委托合同的解除方應當賠償因解除時間不當造成的直接損失,有償委托合同的解除方應當賠償對方的直接損失和合同服行后可以獲得的利益。

釋義

本條是關于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權的規定。

通常情形下,合同的解除須滿足約定或法定之條件。但在委托合同中,委托關系的基礎在于委托人與受托人的相互信任。但在紛繁復雜的交往中,雙方的信任基礎可能隨時面臨變化,一旦信任基礎不在,繼續履行合同也無必要,因此,本條賦予委托人或受托人以委托合同的解除權,只要一方想要終止合同,其無須提出理由即可隨時解除合同。

因解除委托合同而給另一方當事人造成損失的,若該損失是因不可抗力、合同當事人死亡或喪失行為能力等客觀的、不可歸責于當事人的事由所造成,則解除方不承擔因合同解除而產生的損失。除此之外,因合同解除所造成的損失,解除方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就其責任的內容,本條根據委托合同在無償和有償之不同性質,規定了不同的責任內容。

在無償委托合同的情形,解除方應當賠償另一方當事人因解除時間不當所造成的直接損失。所謂解除時間不當,就委托人而言,是指在受托人未完成委托事務而解除合同的情形,委托人因自己無法親自處理事務,且不能及時找到合適的受托人繼續處理事務而發生的損害;就受托人而言,是指委托人在受托人未完成委托事務而解除合同的情形,受托人因此而遭受的損失等。

在有償委托合同的情形,基于合同的有償、對價特點,委托合同的解除方應賠償對方因合同解除所造成的直接損失以及其可以期待合同履行后能夠獲得的利益。

第九百三十四條  委托人死亡、終止或者受托人死亡、喪失民事行為能力、終止的,委托合同終止;但是,當事人另有約定或者根據委托事務的性質不宜終止的除外。

釋義

本條是關于委托合同終止的規定。

本條規定了委托合同終止的情形,即委托人死亡、終止(即委托人作為法人或其他組織時)或者受托人死亡、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或者(作為法人或其他組織)終止的情形。委托合同的成立,建立在雙方當事人的相互信任基礎之上。若一方當事人死亡或者終止的,原有的信任基礎已經不在,合同能否繼續履行取決于原當事人的繼承人、遺產管理人或者清算人與另一方當事人能否建立新的信任基礎。為避免糾紛,本條規定在上述情形中,委托合同可以終止。但在委托合同當事人喪失行為能力的情形,委托合同并不當然終止。本條之所以區分合同當事人喪失行為能力對委托法律關系的不同影響,即在于當委托人喪失行為能力時,因其訂立合同時行為能力未受瑕疵影響,原則上應尊重其當時的理性意思,而不使合同當然終止;但在受托人喪失行為能力的情形,此時受托人已無能力繼續委托事務,且為保護委托人的利益,此時委托合同即告終止。

本條同時規定,若當事人之間另有約定,或者根據委托事務的性質委托合同不宜終止的,例如,因委托合同終止將可能損害委托人利益的,委托合同并不因上述情形而當然終止。

第九百三十五條  因委托人死亡或者被宣告破產、解散,致使委托合同終止將損害委托人利益的,在委托人的繼承人、遺產管理人或者清算人承受委托事務之前,受托人應當繼續處理委托事務。

釋義

本條是關于受托人繼續處理受托事務的規定。

當作為自然人之委托人死亡或者作為非自然人之其組織形態被宣告破產、解散時,根據本法第934條,通常情形該委托合同即為終止。但是,若合同的終止將損害委托人的利益,則委托合同不能因此中止,受托人應當繼續處理委托事務,在委托人的繼承人、遺產管理人或者清算人承受委托事務之前,仍然應當采取必要措施保護委托方的利益。

在委托合同有償的情形,受托人得因委托合同的繼續而仍然享有相應的報酬請求權。但在委托合同無償的情形下,要求受托入繼續履行委托義務,則涉及其義務終止時間的判斷問題。對此,應認為當委托人的繼承人、遺產管理人、法定代理人或者清算人具有接受委托事務之現實可能性時,受托人即可從委托合同的約束中解放出來,無須等待委托人的繼承人等現實地接受委托事務。

第九百三十六條 因受托人死亡、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或者被宣告破產、解散,致使委托合同終止的,受托人的繼承人、遺產管理人、法定代理人或者清算人應當及時通知委托人。因委托合同終止將損害委托人利益的,在委托人作出善后處理之前,受托人的繼承人、遺產管理人、法定代理人或者清算人應當采取必要措施。

釋義

本條是關于受托人喪失民事權利能力、行為能力時委托事務的處理的規定。

本條規定,因自然人之受托人死亡、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或者作為非自然人之組織形態被宣告破產、解散而致使委托合同終止的,受托人的繼承人、遺產管理人、法定代理人或者清算人應當及時通知委托人。若委托合同終止將損害委托人利益的,受托人的繼承人、遺產管理人、法定代理人或者清算人應當采取必要措施保護委托人的利益。

對于繼續處理委托事務的截止時間,應當區分委托合同的有償和無償情形。在委托合同有償的情形下,基于合同的對待給付性質,在委托合同持續的過程中,受托人的繼承人等可以繼續請求合同約定相應報酬,換言之,其并未因委托合同的繼續而增加不必要的負擔,故其應當繼續處理委托事務,直到委托人能夠接受時為止。但對于無償委托合同而言,受托人無償接受委托事務的基礎在于對委托人更強的信任,在原受托人主體滅失后,該信任基礎也一并消失。不應對受托人的繼承人課以更高的要求,因此,其負擔的委托合同義務,在委托人具有接受委托合同事務之現實可能性時即可終止。